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62章

了斷

 江君曾經跟袁帥說過:“我不再愛尹哲了,結束了,都結束了”她對著鏡子撫摸自己的額頭上那塊鮮紅凸起傷疤覺得很像是個重重點上的句號。

她約了尹哲在之前他同袁帥見面的那家咖啡館,點了同袁帥一樣的藍山,坐在相同的位置。她不知道那天尹哲把手機藏在什麼地方,可今天她的手機就在桌面,同樣開了免提,不過那天尹哲的手機是通話狀態,而她的是播放錄音。

袁帥說“我有什麼對不起喬娜的?她主動貼上來,想要錢,我給她,要奢華的生活,我滿足她,我會不起她?是她自己對不起自己,她要的太多了,不自量力,現在被拘留也是她自己作的,我警告過她,不要再接近江君,她不聽,這就是她的下場,至於你,你算什麼東西,被那麼個女人耍的團團轉,江君跟在你身後為你做這做那的時候你想過她沒有,你關心過她沒有,你算什麼男人,連自己女人都照顧不了,還口口聲聲說我卑鄙。尹哲,我當初放過你,是不想你變成鬼一輩子被江君記在心裡,現在你以為你本事了,想跟我鬥?你也配!”

關掉手機江君平靜的盯著尹哲的臉,尹哲原本蒼白的面色的突然變得緋紅他伸手箝制住她的雙臂,手指嵌入她的皮膚“江君,我是愛你的,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你那麼好,所有眼睛都在註視你,而我呢,我什麼都不是,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愛我,想不清楚,周圍的人都說我配不上你,我知道,所以我更加害怕怕你是在耍我,隨時都會譏笑著離開,你就不能理解我麼?為什麼我們不能從新開始?為什麼,你要跟那個袁帥在一起,他不可能給你幸福”

“你不就想讓我知道,當初都是袁帥下的套兒麼,可是我告訴你,我所有的痛苦都是你施加給我的,你的自私,你的愚蠢是一切錯誤的起源”江君有些可憐他,那個笑如天使的男孩子哪裡去了?“尹哲,你知道麼,我從沒後悔愛上你”她抽出手臂:“如果沒有你我就不會知道愛人的苦,如果沒有你給我的痛我更體會不到被愛的甜,可那甜不是你給的,能給我幸福的只有袁帥”

他的手緊揪著餐布,使勁的扭轉著:“你還在恨我麼?”

江君笑問“為什麼要恨你?一切早都結束了。”她招手示意服務生結賬,掏出錢包抽了張票子壓在杯下:“這是我這杯咖啡的錢,希望以後不會再見,你知道的,我對敵人絕不手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