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61章

結盟

 江君本來睡的很熟,袁帥的到來讓她安心,直到被手機鈴聲吵醒,才發現袁帥不知去了哪裡,叫了幾聲也沒有回應,電話仍就堅持的唱響,江君看著號碼,皺著眉按下接聽鍵,屋子裡看不到一絲光,連空氣都是黑暗的,她靜靜的聽著電話,慢慢閉上了眼。

DU揚起嘴角,似笑非笑著:“你當年不該放過他的”

“是麼”袁帥嘬了口咖啡,語氣中帶了絲疲憊:“不過也就是個偷拍照片的下九流角色,成不了大事”

“我還真是佩服你,為個女人花那麼多心思”

“彼此彼此,只可惜你更看重她作為搭檔的價值”

“我不會放她離開”

“無所謂了,她高興就好”

“當然,歡迎你繼續使一些小把戲,太寧靜了我還真受不了呢”

“哪能呢,到時候累的可是我老婆”

“她一直都是這個樣子麼?”DU問“什麼?”

“認定一個人就毫無保留的愛麼”

袁帥表情柔和了許多“是,她一直就這樣,從未改變”

“你真幸運”

“你也很幸運,不會再有像她這樣毫無野卻努力幫你賣命的人了,她很信任你”

“信任我”DU低頭苦笑“對,她是信任我,只是信任”猛的抬起頭恨恨的說:“別給我機會,如果你讓她傷心,我一定不會再猶豫。”

“也別給我機會拉她跳槽,我可不是那種能容忍別人在我面前敲桌子瞪眼摔門的老闆”

“是,也只有我能受的了她,還沾沾自喜的認為自己造就了一個好搭檔”

“DU,這不是很好麼,你要的是Juno,是那個能夠和你並肩戰鬥的伙伴,而我愛的是江君,只屬於我的女人”

“你是在安慰失敗者麼,誰輸誰贏還未定呢”DU似乎想起什麼來正色問道:“你剛才跟JAY談到以前的事情沒有?”

“怎麼?”

“JAY有次喝醉時把你以前做過的事情都告訴了我,他想告訴Juno,我好像曾經警告他沒有證據的事情不要亂說。。”DU笑得奸詐“前幾天收到報告,他最近買了一隻最新型的手機,能做電話會議的那種,免提收音錄音效果極好。。。。我本以為是對付我用的,他一直沒有動作我還很奇怪。。 。。。你該不會什麼都承認了吧。。。。。”

袁帥趕到家裡的時候,江君已經離開了,她的豬寶寶,她的護照,她的筆記本,全都不在了,就連常用的衣物也少了大半,他坐在床上,摸著她的枕頭,微微的濕潤,昨晚她還躺在這裡,在他的懷抱裡輾轉呻吟,滿室春光,轉眼卻天昏地暗,什麼都沒有了。

他愛她,愛的惶恐,愛的不擇手段,卻忘記了她最恨欺騙,果然,自作孽不可活!

DU在袁帥匆匆離去後,收起了笑容,電話一直在口袋裡震動,這個時候,敢如此拼命打電話騷擾他的只有一個人,他的Juno,“找我?”

“讓尹哲滾蛋,最好永遠不要出現在我面前,立刻,馬上!”

“為什麼”

“因為我看他不順眼,他在我就走”

“你知道了?那部電話效果不錯吧”

“DU,別告訴我你也有份”

“沒有,我至多算知情遲告,不助紂為虐對付情敵,我已經很仁慈了”

“你也一起滾”

“你為什麼不生氣?”

“生氣啊,你們兩個混蛋聯手欺負我”

“你分清主次好不好,正常女人的話現在應該心碎,難過的痛苦不堪,竟然還有力氣罵人?”

“痛苦什麼?你說袁帥的事情?為什麼?有個人這麼挖空心思的對我,感動都來不及了,還痛苦,我痛哭好了,怎麼不早點知道啊。早知道就不用浪費這麼多年了。”

“你是不是覺得,如果沒有他就沒有現在的你,反正早晚都會痛,晚痛不如早痛”

“不是麼?”

“是,不過他可不這麼想”

“你見過他了?”

“剛走,我告訴他可能東窗事發,他便落荒而逃,真是狼狽啊”

“別幸災樂禍,事情解決了?”

“照片是受委託的偵探社私自販賣的,買主名單已經知道了,由他出面搞定,至於jay,我來收拾”

“嗯,知道了,人留給我”

“改主意了?可以,但有條件”

“希望我好好整整袁帥,是吧”

“聰明”

“我沒你那麼狠心”

“你也不會輕易放過他對不對,多沒面子,你人在哪裡?信號很不好”

“別挑撥我,不跟你說了我馬上就要到機場了,最早一班飛機”

“還說不狠心”

“你就壞吧!”

DU收起電話,起身,坐的太久了,步子有些無力,茶室外的陽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單手遮住臉,微紅的金光中,恍惚間想起來,也是這樣炫爛的朝陽下她仰頭哭泣的樣子,一手遮住眼,一手咬在口中,淚水順著臉頰不停的落下,一滴,又一滴,接連不斷,脆弱的好似隨時都會碎掉,他站在角落裡中看了很久,幾欲伸手,卻還是狠下心轉頭離開。他要的是一個能勁風歷雨的女人,是能獨立撐天的伙伴,即便那是她唯一一次在他面前的哭泣,可他還是離開了。他一手鍛造了Juno,他愛上了她,可從此再無資格為她拭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