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46章

骨血

  “那時她被檢察院。。。。。。”

黑夜裡,他說的每個字都像把利刃,一刀一刀凌遲著她,似乎有什麼東西爆裂了,痛得她想哭“別說了”她喝道,眼淚滾了下來,落到他的胸口,袁帥像被燙了般晃了下,抬起手,又放下。

他沒有錯啊,那個時候他們都早已成年,又是戀愛中,男歡女愛在情理之中。加上喬娜本來就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不,也許跟本算不上孩子,那隻是個胚胎。江君這樣想著,用各種理由安撫著自己,她靜靜的靠在他的懷裡,他的心在她耳邊一下下的跳動,他的體溫滲過著她的皮膚蔓延進她的血液,她吸了下鼻子哽咽著說:“都過去那麼多年了,說他幹嗎啊”

“對不起”他輕聲說“別說對不起”江君拉過他的手臂環繞著自己,泣不成聲“幹嗎跟我說這個,大半夜的,說這些幹嗎呀?”

她以為她不會在意的,那些事情都過去了,就像露水,太陽升起來了,一切便都煙消雲散了,可當他說他曾和喬娜有過孩子,她就是在乎,就是難過,那個時候那麼固執的堅持,誰都不肯後退半分,他們有各自的愛人,他們為了各自守護的情感,疏離了多年的關係,不再信任,不再親密,她堅信在喬娜的問題上她沒有錯,那個女人的感情裡摻雜著太多的功利,她利用他們的感情,把他們當成傻子,尹哲這樣,袁帥也這樣,為了喬娜心甘情願的被利用,她受不了這些,受不了尹哲的立場不明,受不了袁帥對她的冷漠,她明明知道,她對付喬娜會傷害到他,可她還是做了,連她自己現在想起都覺得害怕,她怎麼會那麼自私,那麼殘忍,誰也不知道,誰都不會想到,他們會成為對方的那一半,她是愛他的,也許從一開始就是愛的,她後悔,真的後悔,他所經受的痛,是她造成的,她才是自作自受的那一個。

她在心裡一遍又一遍的念著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的說著對不起。

袁帥不知道為什麼會告訴她這件事情,從他知道任軍的事情以後心中就忐忑不安,沒有人告訴他該怎麼辦,那段歷史如同佈滿荊棘的十字架,直直的插在他的心房。

喬娜告訴他懷孕的消息,他第一反應就是譏笑,他們已經很久沒有做過了,而且他早就防著她這一手,保險措施做的很到位。

他告訴她,他不信她肚子裡有孩子即便有也不會是他的。

喬娜這個女人真不是善茬,她直截了當的說:“是你的,已經11周半了,那次我把套子弄破了”

什麼叫陰溝裡翻船。

“你想怎麼著?”他冷靜的問,他不會和她結婚,如果她要拿孩子來要挾他,這個算盤可就打錯了。

喬娜自然是想和他結婚,常用的手法,淚眼婆娑,淒楚動人,可惜他不是尹哲那個傻小子,沒有憐香惜玉的的習慣。

“你省點眼淚吧,想那些不可能的事情,不如考慮實際點的”他說。

“你怎麼那麼狠心?這也是你的啊”

“你要想生,就生。如果你喜歡做單身母親的話,我會把孩子到18歲的撫養費一次付清,然後咱們人財兩仡,別讓我再看見你”

“我就想跟你結婚,別的我不要”喬娜堅持著他笑:“你也算是個聰明人,還不明白,不提你爹那點破事,就憑你之前的光榮歷史,我也不會娶你”

“你什麼意思啊?”她問“你跟我之前跟多少人了?你當我是尹哲啊,把你當純潔聖女那麼捧著,什麼女人會跟男人上床以後就開口要錢要東西啊”

“混蛋”她揮手打他他抬手擋住,冷冷的說:“打我,你還不配”

“誰配啊,江君麼,人家現在在尹哲懷裡膩呢,你想讓人打,人家還沒工夫呢”

他瞇起眼睛“你還真成啊,惦記人家多久了,是,我是不是什麼純潔少女,你以為她是啊,整天在尹家混,沒準孩子都掉了好幾個了。。。。 。。。啊”喬娜捂著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他“滾”

“沒那麼容易”她紅著眼睛“你必須負責”

“負責,好,你開價”

喬娜瞪著他,半天才說:“讓檢查院撤消對我的起訴”

“不是說你沒摻和你爸的事嗎?可我怎麼聽說大部分資金都是經你的手投資運作的啊,要判10年以上呢”

“別廢話,我知道你有辦法。。。。。等我確定我沒事以後,我會做掉”

“你想好了?”他問“想好了,之後幫我辦PERMANENTRESIDENCE”

“你當我是美國總統?說給你綠卡就給你?”

“到時候,我會和尹哲一起去”她露出一個叫他不寒而顫的笑容。

那日之後的好幾天,他都無法安睡,半夜常無故的驚醒,一身冷汗,再無半點睡意,他已經很久沒有聯繫過江君了,連她的電話都不敢接,明明知道他想她,明明知道他的沉默會讓她更加痛苦,可他依舊咬著牙逃避著,到了這一步,他還能說什麼,還能做什麼?她不再是哪個追著叫他圓圓哥哥的小丫頭了,她長大了愛上了別人,不再需要他,不再依賴她,甚至為了自己的愛情可以不惜一切的傷害他,他無力挽回看著她越走越遠,留給他的只有背影。半夢半醒的時候他會想如果當初他直接告訴她,他愛她,會不會有不一樣的結局?

再見江君的時候,她徬徨無措的給他看那堆照片,語無倫次的講述著喬娜的過往,她低著頭不停的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什麼?說穿了還不是為了她和尹哲的幸福而陷喬娜與牢獄。

那個時候他想告訴她一切,那麼多年的隱忍和堅持,換來的只是一句對不起?算了吧,他跟自己說,太累了,徹底解脫吧,告訴她實話,告訴她他愛的是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引出來的,什麼喬娜,什麼情傷,去他媽的圓圓哥哥,不愛他就恨他好了徹底遠離他,不再聯繫,不再見面,此生此世永無瓜葛。

能斷的了嗎?,不能,他不能,只是抱著她,便心軟了,淚碎落在他的胸口她笑得悲涼:“有人幫你懲罰我了”她這樣說。

那一刻他下了決心。

他親眼看見從手術室拿出來的那團被裝在玻璃器皿血肉,這樣一個冷血的母親,這樣一個殘忍的父親,沒有愛情,只有算計,沒有溫暖,只剩交易,生下來也是命中註定的悲苦。他在手術室外打了個電話通知檢察院那邊對喬娜的調查可以重新開始了,然後離開。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在醫院得另一間病房裡躺著江君,她終於摔得頭破血流,她放棄所有換來的愛情廉價到抵不過一句謊言。

他坐在她身邊拉著她的手放在臉側,"君君"他輕輕叫著,無限的苦澀。眼淚自指縫間碎落。

。。。。。。。。。。。。。。。。。。。。。。。。。。。。。。。。。。。。。。。。。。。。。。。。。。。。。。。。。。。。。。。。。。。。。。。。。。。。。。。。。。。。。

嘿嘿知道圓圓哥哥的厲害了吧,天下那有完美的好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