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45章

誰是誰的那一半

 江君一時之間被DU的態度弄蒙了,都說女人心海底針,可眼前這男人的心思簡直就是汪洋大海中的繡花針,他到她的辦公室像模像樣的與她把下一步工作方針定好,一本正經的討論了幾個問題,然後沒頭沒腦的來了一句:“你以後是不是除了工作以外不再跟我有任何糾葛”
“什麼?”她問“別裝傻”
“OK ,我的確有這麼想,這樣對我們都好”她看看手錶,離約好陪袁帥買衣服的時間還有2個小時,她坐正:“DU,朋友和愛人之間我永遠選擇後者”
“。。。。。。”他一時語澀見他不回答江君繼續說:“漢字里人是由兩筆組成,相互支撐,互為依靠才成人,任何一筆高了或低了字就歪了,不好看了,人生也是這樣,我從小就認識袁帥,那麼多年我們在一起,我可以確定我的那一半是袁帥,也只能是他,任何阻礙我們的人或事我都無法容忍,他們破壞的不是我的愛情而是我的人生,你能理解嗎?”
“希望如此,如果你覺的你幸福的話我也無話可說,但我希望我們私下里能繼續做朋友呢”他眼神一黯,寞落的說“如果你能保證不要在和他有衝突,那麼我們還是朋友”她說“你認為是我先惹的他?”他有些不服的提高了聲音“DU,那麼多年了,我多少還是了解你一點的,你不會主動動手,但你絕對會逼他先動手,然後理直氣壯的還擊”她無奈的說:“他讓你受傷了對此我很抱歉,真的,如果還有下會的話,那麼我只能離開MH,就算做家庭婦女也好,我不希望看到的看重的朋友和我所愛的人因為我起衝突”
他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斬釘截鐵的說:“好,我暫時會安分的做你的朋友,但如果被我發現他做了傷害你的事,那麼你也別怪我,我寧願不你永遠不理我也不會眼睜睜的看別人欺負你”
她安心的點點頭:“放心好了,如果他欺負我,我第一個先滅了他”
到時候能不能狠下心滅了他,江君不知道可目前有兩個人卻是她必須解決掉的。
她叫負責和人行溝通的同事幫她約劉丹見面“約在那裡?要準備禮物嗎”
“辦公室,正式拜訪討論問題”她拎著皮包走向門口“她沒有拒絕的理由,越越好”
車子一到袁帥辦公室樓下,他迫不及待的迎了上來。
“可算是來了,我被煩死了”他指指一旁喪家犬般的任軍。
待他們都上了車江君開口問:“想出辦法沒有?”
袁帥搖搖頭,任軍垂頭喪氣看著窗外。
“一樣樣來,先把照片找出來”她說“哪去找啊,那麼多可藏的地方”任軍訕訕的開口。
“肯定在她家”袁帥說“你又知道了?”她憤憤的瞥了他一眼,暗自罵道都是你的爛桃花。
袁帥摸摸自己的右手,不說話了“她會不會放在銀行的保險箱裡?或者朋友家?”任軍問江君想想說:“不會的,她不敢,她那麼愛權的人怎麼會相信什麼保險箱的安全,估計她認為只要你願意開銀行的保險箱跟玩似的,再說了那種照片萬一被旁人發現提前公開或者反過來要挾那怎麼辦?”
“那就好辦了,前一段我幫她老子辦了保外就醫,讓她爸爸幫我找”任軍如釋重負的嘆了口氣,拍拍袁帥的肩膀:“哥們代價是血淋淋的啊”
袁帥諭揶道:“家裡一個,外面一個,多美啊,你都是倆孩的爹了。。。”
“對了,孩子還是個問題呢,得趕緊做了,你說呢,江君”任軍又想起什麼一樣,渾身汗毛豎立江君越聽越生氣,用力打了把方向,車身速轉的了個,她倒車的速度很,剎車又猛待車子停在商場樓停車位上的時候,其餘兩個人一個抱著右手,一個捂著嘴驚魂未定的看著她,她拔了鑰匙,晃著鑰匙圈,慢悠悠的說:“要我說,你們就是幫王八蛋,活該!”
如果換一個女人,袁帥一定不會坐視不理,畢竟他身邊像任軍這樣知根知底的朋友不多,可他更不願跟喬娜再度扯上關係,雖然這件事遲早江君會知道,可在他還沒有想好策略的前提下任軍卻有病亂投醫的提前知會江君,這讓他十分惱火併且開始擔心江君的反應。喬娜是他們忌諱多年雷區之一,現下里卻因為一個外人被赤裸裸的拖到了檯面上,他有些害怕江君重提往事,尹哲的出現已經夠讓他鬱悶的現在又來的個喬娜,好死不死的跟他老友混在一起,任軍啊,任軍,你找誰不行,非找她,這不是害人嗎。
當任軍再次提議由袁帥出馬幫他去和喬娜談判時,立刻遭到了袁帥和江君一致反對,他們異口同聲的說:“這算什麼啊?”
任軍尷尬的說:“你們還真是倆口子啊,那怎麼辦,你們說,我現在一見她她就要我離婚,不同意就鬧,你說我怎麼辦?”
袁帥說:“先把照片弄到手,懷孕的問題再說”
“我夠注意的了,怎麼就有了?”
“報應,你自己作的,可憐孩子了,怎麼就投胎到你們那”江君咬牙切齒的說“我真知道錯了,這事不管結果如何我以後都不敢了,塌塌實實過日子”任軍耷拉著腦袋說“嫂子那邊,怎麼辦,能瞞住嗎?”江君問“不瞞了,我今天回去就交代,要打要殺隨她,畢竟是我錯了”
“好好說說”袁帥拍拍他的肩膀江君起身去洗手間,袁帥藉機對任軍說:“喬娜那女人不能手軟,別看她弱不禁風的樣子,手段可一點不差”
“要不我找你商量呢”任軍焦躁的點了根煙“你不說我也知道,真他媽是個禍害”
好部容易送走任軍這個瘟神,他們按原定計劃去買衣服,過一段就是GT的中國分公司成立慶典,袁帥的西裝是早就訂做好的,但既然她要以總經理夫人的身份出席,那麼行頭也不能太寒酸,用袁帥的標準就是不求艷壓群芳但求母儀天下,他早就看好了幾件晚禮,就等著她拍板。
路過一家嬰兒用品店的時候,江君被櫥窗裡的一張小花生造型的嬰兒床吸引,不由得駐足觀望,袁帥興趣十足的趴在玻璃窗上仔細研究半天,笑著擁著她說:“咱趕緊生一個吧,放裡面搖搖,多好玩”
她好笑的擰擰他的耳朵:“好玩?你知道生孩子對女人是多重要的事嗎?有本事你生個出來玩”她忽然想到什麼,面色沉了下來“喬娜也真夠狠的,拿孩子當武器,這孩子肯定是不能要,對嗎?”
袁帥不語,只是摟緊了她。。
當天晚上,他在她身邊翻來覆去的折騰,江君擔心他是不是傷口疼,起身想開燈查看,被他拉到懷裡,緊緊壓在胸口,她不明所以的掙扎著問:“你怎麼了?”黑暗裡他的聲音淒冷空蕩,他說:“我跟喬娜有過一個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