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44章

DU的愛情

  DU站在江君北京辦公室的門外,抬手想敲門又放下,剛剛他劈頭蓋臉的對手下好一頓指責,他知道自己這是毫無緣故的胡亂發洩,可沒有辦法,他們都不是Juno ,所以他們做不出一件讓他滿意的事情,他們都不是Juno,所以他們都不會扯著脖子和他爭論個是非清白,他們都不是Juno,所以沒有人能明白他現在的心情。沒有人可以代替Juno,他曾經嘗試去尋找,去培養,可是沒有人可以,真的沒有人可以。

他知道她會有男人,畢竟她是那麼吸引人,可為什麼是Zeus?那天在她家樓下看見Zeus手裡拿著她的零錢包,那是他費了很多周折從法國訂回來的,只因為偶然看見她死盯著一本時尚雜誌上的照片邊看邊跟旁邊的人說:“太漂亮了,要是誰送我一個我立刻跟他求婚”他買到了,可不敢直接送,通過公司市場部以抽獎的方式給到她手裡,他不指望她能跟他求婚,只求她心情好點,別老看見他就一副裝摸作樣的虛偽面孔。他不了解她工作以外的樣子,但他可以肯定那個時候的她一定是無比可愛的,就像她拿到錢包的那剎那,那份樂和美麗足以另全場撼動。

她偶爾會露出小孩子一樣的表情,受委屈的時候,壓力大的時候,嘟著嘴巴,濕漉漉的眼裡滿是無助。他好幾次想把她抱在懷裡狠狠親上一口,然後藏起來永遠不讓別人再見到,可他沒有,他不能,他怕失去她,失去他的Juno。他很矛盾,一方面他離婚,為了明正嚴順的跟她在一起,他想獨占她,想給她最好的,一方面又不想失去她這個能幹的助手,這些年她和他配合的天衣無縫,他們彼此只需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的心思。他躊躇猶豫,終於下定決心邁出那一步,她和他接吻,同樣的意亂情迷,那時他差點脫口而出那三個字,她推開他,他以為她害羞,滿心期待的等待天明的見面,然後他發現她生活中另一個男人的痕跡。

他不相信他們兩個人的說辭,一個是轉世魔王,一個是投胎狐精,都是各中高手,他無數次試探她,直到她泰然自若的面對報紙上的新聞,他才相信Zeus不是她背後的男人,試問那個女人可以這樣冷靜面對自己情人和別的女人出雙入對?

他自信能打敗她身邊所有的男人,包括那個在她身上留下無數痕蹟的人,他妒忌,可他不在乎,他相信只要他願意,隨時都可以讓她身邊的人滾蛋。可為什麼是Zeus?

他曾經聽JAY說過些Juno以前的一些事情,他和這個弟弟私下里並沒有太多感情,在Juno的話題上更是小心翼翼,防範重重。唯一一次關於她的話題是在一次商業酒會後,他們都喝多了,JAY孩子般抱著他大哭,給他看皮夾裡小照,十六七歲的年紀,勢如破竹的嬌美,她依偎在JAY的懷裡笑的爛漫。他從未見過她那樣笑過,那一刻DU發現自己原來根本不了解這個女人,她的生活,她的身世,她的情感,除了工作上那個叫Juno的女人外,他對她一無所知。

她氣勢洶洶的警告他不要對Zeus有任何動作,她和Zeus是青梅竹馬是他始料未及的,可他不甘心,明明彼此曾經靠的那麼近,水到渠成的感情,到頭來一切竟是鏡花水月,這叫他怎麼接受?在醫院的時候他並不想與Zeus起衝突,但對方的態度令他幾次攥緊了拳頭,憑什麼?就憑青梅竹馬?沒那麼簡單,輪盤才開始轉動,勝負輸贏,一切未定。

DU整理下自己的情緒,敲敲江君辦公室的門。。。。。。。。。。。。。。。。。。。。。。。。。。。。。。。。。。。。。。。。。。。。。。。。。。。。。。。。。。。。。。。。。。。。。。。。。。。。。。。。。。。。。。。。。。。。。。。。。。。。。。。。。。。。。。

電腦到了,太爽了昨天沒有更新的原因是:偷用電腦被抓了,開始我當然是抵死不承認,因為偶半夜放回去的時候很注意的,連掉在鍵盤上的牛肉乾渣都讓偶家狗狗聞過,舔過才放心,偶LG嘿嘿冷笑,逼我用拖一個月地發誓,偶長期的實戰經驗告訴我敵人這是詐供,於是臉不紅心不跳的答應了,還寫的字倨,結果偶LG拿出筆記本讓我看,偶當場石化。黑色的外殼上赫然有二個手指印,還是指紋清晰的那種哭,早知道偶前天就不做泥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