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41章

對峙

    面對袁帥DU反而冷靜下來,他什麼站起身笑道:“是啊,真是好久沒有跟你打過交道了”

不等袁帥回應,他彷彿剛才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樣輕鬆地對江君說:“你休息夠了就告訴我,在懶下去,躺在醫院的就該是我了”

江君不自在的點點頭“我明天去辦公室和你談”

“我先走了”

“我送你”袁帥起身他看了看袁帥,下頜微點,步出門。

江君捶了袁帥的一拳:“別欺負他啊”

“敢嗎我,我老婆的偶像啊”他安撫道“我順便去幫你辦出院手續,你趕緊再睡會吧,這趟折騰,以後這地方咱少進”

他出了門,DU靠在病房外的走廊上不知想什麼,他走過去,DU抬頭看他,眼睛裡沒有一絲波瀾“聊聊?”DU說“好”

他們並肩走到醫院的花園,盛夏時繁花錦簇,DU撥弄著身邊的不知名的小白花,淡淡的開口:“Juno不會離開MH”

“我知道,她想在MH就在MH好了”

“我不管你要幹嗎”DU盯著他“我會放棄國內不良資產處理這一塊,放過她,她跟我們不一樣”

袁帥迎著他的目光“那麼你開除她,我保證未來2年內我不會做IBD範疇內任何業務。”

“不做IBD?那麼你費那麼大勁做什麼?”

“娶她當老婆”袁帥自嘲的笑笑:“我費那麼大的勁兒就這個目的,所以你放心,我對你手頭的地盤一點興趣也沒有,一切跟以前一樣,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你有本事儘管來搶,我也一樣,就算她嫁人了也是一樣”DU不顧袁帥眼中迅速躥起的火苗仍繼續說道:“我承認,Juno現在很迷戀你,你比我年輕,英俊,但我不會放棄。”

袁帥攥起拳頭,不斷的提醒自己要冷靜,他冷冷的開口“迷戀?你跟她任何認識才多久,了解她多少就敢這麼下定論?”

“5年,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平均每天超過12個小時,了解一個人5年時間足夠長了”

“是嗎?我認識她二十多年了,她5歲,10歲,15歲,25歲多少個5年,你憑什麼跟我爭?”

“什麼?”DU倒抽口冷氣,不敢置信的看著他他一字一句,緩慢的堅不可摧的說“她是我看著長大的,我參與過她人生中每一個階段,而你只有5年,你了解的是Juno而不是她,你不會給她幸福,也不可能給她幸福,只有我知道她想要什麼,只有我才能給她她想要的東西”

“你可以?如果你可以那麼為什麼她會和JAY,就是尹哲在一起,為什麼你會放她來MH?”DU冷笑道“你這麼說我就能理解了,不是迷戀,她對你根本一種是習慣”

“放屁”袁帥覺得一股熱流沖向頭頂,想也沒想一拳揮了過去。DU不奪不閃生生接下這一拳,嘴唇立刻腫了起來,他更加不屑的挑釁道說:“說中了對不對?你心裡也是這麼想的吧”

袁帥的拳頭重重打在DU身旁的松樹上,松針雨絲般落下。他強壓住怒火,勉強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想激怒我?我不會給你機會的”

DU看了眼他鮮血淋漓的手,抹去自己嘴邊的血沫:“你這拳我記下了”

江君換好了衣服正躺在床上看電視,見袁帥進來,立刻撒嬌的跳起來抱著他晃:“去哪了,那麼久,還以為你被變態護士拐走了”

他勉強笑笑:“我自己辦的手續,太麻煩了”

“怎麼了?”她察覺不對,想拉他的手卻驚訝的摸到了繃帶“你手怎麼了?”

“沒事,撞了一下”

她硬是拉住,小心捧住他的右手仔細看“撞了一下還要打石膏?你騙誰呢?”

“真沒關係,就是中指關節有點錯位”他痛的直往後縮江君瞇起眼睛“你們打架了?”

“是啊,我手都打骨折了”他沒好氣的一屁股坐在床上。

“他敢打你?是不是用棍子打的?我報警”她抄起一旁的電話就要撥,被袁帥阻止“你怎麼就不說是我打他打成骨折的啊?”

“廢話,你要是打他打成骨折,那DU不是半條命都沒了?外面早鬧翻了,再說了DU以前大學的時候是拳擊社”

他苦笑“好了,好了,真不是他幹的,回家吧,我現在可是殘疾啊,石膏至少要打3個星期。你得給我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