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34章

情敵

   江君無聊的環顧四周,彩光四躥,到處擺放的巨大的冰盆,盛著繽紛酒液的試管中央仙女棒茲茲的噴著煙火,白霧升騰。

她嘬了口面前的錫蘭紅茶,撐著下巴聽袁帥跟一幫業內同行神侃。

所謂金融界精英的聚會,無非就是這幫乾燥的大老爺們打著正當應酬的名義泡MM,她不太喜歡這種狂蜂浪蝶的氣氛,不知叢哪整來的幫小姑娘,其中不乏濃裝豔抹的明星,嬌滴滴的依偎在別人老公懷裡。

“江君,怎麼不喝酒?”任軍沖她搖搖手中的試管,純粹的藍,燈光下詭異的蕩漾。

她笑著舉舉茶杯“饒了我吧,都胃穿孔”

任軍是國內某銀行總行的副行長,跟袁帥是同學,關係一直不錯,也是極少數知道她身份的人。

他靠過來坏笑著說“酸的吧”順手指指貼在袁帥身邊的劉丹。

“哪啊,有人搶才好,要不說明我眼光有問題”她滿不在乎的說“到是你,背著老婆,來泡妞。”

任軍笑著說“現在是妞泡我們,好不好”他頓了頓,神秘兮兮的靠過來“你跟袁帥好了?”

“神經”

“別裝了,就你們倆那眼神,小火苗劈裡啪啦的閃”

她扑哧一下笑出來“看看,美得啊,說實話,你們這麼多年了,也該有結果了,我兒子都上幼兒園了”

“那你還出來混”她白了他一眼他仰頭飲盡烈酒,半餉才幽幽的說“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這種家庭的人,婚姻選擇的範圍能有多大?門當戶對不說,還要幫派統一,什麼感情都是狗屁,江君,哥哥跟你說句心裡話,我真挺妒忌袁帥的,怎麼就沒人和我青梅竹馬呢?你說咱倆小時候都是一個園子,咱倆怎麼就不認識?”

江君拍拍他肩膀“哥哥,就算認識了,您當時也肯定是叫我鼻涕妞,而且打死都不跟我玩的主。”

“呵呵,也是,要么說袁帥這小子精呢,那麼小就看清形式知道從娃娃抓起了,我們還傻了吧唧的。。。劉丹估計喝高了”他忽然停住,站了起來。

江君扭頭看見劉丹正拼命的抱著袁帥說什麼,她也站起來“你別動,這姑娘抽起瘋來,混著呢,我去把袁帥拉過來”他安撫說“好”她坐回位置,袁帥的臉越來越黑,不住看向她。她做了個開槍的手勢,帥氣的衝手指吹的口氣。

任軍和其他的幾個人,都在旁邊打圓場,可劉丹似乎認准了袁帥,死抱著他不撒手,豐滿的胸部幾乎衝出裹胸小禮服貼在他身上,起碼是C了吧江君想,低頭看看自己的胸部,怒火沖天,欺負人嗎不是。

她大步走到兩人面前,任軍立刻把其他人勸走,怕打架先清場嗎?她冷笑。“袁帥,你老婆剛才給我打電話問你什麼時候回去,你手機是不是沒電了?”

“啊,哦可能”袁帥先是一楞,立刻附和道,眼中浮起笑意。

劉丹似乎被電擊了一樣跳起來“你,你胡說什麼呢?他根本沒結婚,那來什麼老婆?”

“怎麼沒結,我和任軍都見過呢”

“對,剛我還和她聊了幾句呢”任軍識趣的說“你跟他什麼關係啊,怎麼那都有你的事”

“我是他老婆的好朋友”她鎮定的說“她跟我媳婦關係可好了,好的跟一個人似的”袁帥很認真的點著頭“那你幹嗎不帶你老婆來?”劉丹狐疑的問任軍面部表情扭曲著說“人家太太雅著呢,不愛跟這兒瞎鬧”

劉丹鬆了手歪歪扭扭的靠在椅子上,含含糊糊的問“漂亮嗎?”

“漂亮啊,那可是個美人”江君瞪了一眼笑的直喘的任軍對方立刻一本正經的捶了下袁帥的胸口“仙女似的美人,怎麼就便宜你小子了?”

袁帥笑嘻嘻的搭住他脖子“哥們儿,下輩子記住下手一定要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