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33章

愛情電影

    袁帥換好衣服出來,熱騰騰的餃子剛好出鍋,白胖胖的透著翠綠,桌上還有紅燒小排,清炒芥蘭,和雷打不動的西紅柿炒雞蛋,他一直很好奇江君這丫頭那麼糙的性格是怎麼做出這麼精細可口的食物,也很曾謙虛的跟她討教換來她的白眼:“白痴啊,這是遺傳的,天生的強生的”

這到是真的,她從小就喜歡玩過家家的遊戲,用泥巴和花草弄出各種形狀的食物,大了就自己弄吃的,當然受苦的都是他,袁帥笑著想,她這一手好廚藝,可是他用無數次腸炎和胃痛換回來的。

兩人吃飯速度照例很,除了餐具偶爾碰撞發出的聲音,誰也沒有開口。

吃完飯袁帥自覺的去洗碗,江君擦完桌子進去幫忙,他洗乾淨一個遞給他,她在旁邊的池子控干水放進消毒櫃,“今天跟DU聊了一會”

“恩”

“他下週過來,。。。。我要和他談點事情”她心虛的跳過細節,袁帥像早就料到一樣只是哼了一聲繼續幹活,“你是不准備過來幫我了?”

“我仔細想過了,兩個人同在一家公司,畢竟不方便,我準備申請調到北京這邊來”

“也好,只要別弄的跟牛郎織女一樣就成。”他仔細刷著手裡的盤子。

“你不生氣?”她奇怪他的態度變化他把最後一個盤子給她,長嘆了口氣“就你那個驢脾氣,我敢么?”

她笑著挽住他“走,咱倆逛逛去,我請你吃HAGEN-DAZS”

“那麼好”他懷疑的看著她“無事獻殷勤,你是不是乾什麼壞事了?”他雙手夾住她的臉,擠成一團“不去拉倒”

“真沒勁,趕緊走還能看場電影”

想看的片子不是過了時間,就是還要等,只有一部叫的小成本國產影片時間剛好,買票時,發行方附送一隻糖戒指,袁帥小心的托著戒指沖她傻笑,江君抿著嘴伸出左手在他面前晃晃,他直接套在她無名指上,左右端詳,有些大,但沒關係,有總比沒有好。他包住她的手,帶她去買爆米花。

一部很老套的愛情電影,愛和被愛的故事,從夢中情人到身邊的青梅竹馬,從等待到被等待,遊戲一樣的愛情,出奇的真實。

[我要是妞,早就愛上我了!]電影里夏雨求愛遭受拒絕後恨恨的吞下糖戒指,眾人哄笑,袁帥也笑,笑得寞落,他摩挲著江君的手指上的戒指,他就這是樣一路等來,等她長大,等她來到他身邊。

到底還要等久?他不知道,只是繼續這樣等下去,一天兩天,一年兩年,就算沒有盡頭,沒有未來。。。。。。

江君想到了尹哲,曾經她的夢中情人,她曾經相信他是完美的,想到了她自以為是的愛情,那些無法挽回的瞬間。她以為會記恨一輩子,傷痛一生的感情,卻在再見面時,變的風輕雲淡,彷彿是別人身上發生的故事。

她想到了DU,他們都是自私的,都希望身邊有個彼此了解相互信任的人,在需要的時候陪著自己,哪怕只是一個電話。她清楚不是愛情,也並非單純的友情,僅僅是種寄託。

她依偎在袁帥懷裡,他一直在她身邊,那麼近,好像隨時回頭就可以看到他,是愛麼?她分不清楚,也不想分清,她握著他的手,只是想這樣握著,一直握著。

她指尖的溫度讓他安心,她在他身邊,帶著他送的糖戒指,沒心沒肺的笑著,他忍不住捏捏她的臉,她呲著牙沖他揮揮拳頭,他偷偷的,得意的,幸福的笑了。

片子結尾的時候打出字幕;獻給那些從你身邊溜走的人的他們十指緊扣,相視而笑。

你在這兒,我還能溜那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