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32章

家與朋友

   袁帥對家的認知很奇特,他認為回家以後就要像子宮裡的胚胎,溫暖安全,要吃就吃,要睡就睡,赤裸裸的愜意。

以前在香港的時候,江君就發現他這個怪癖,進門必須先洗澡,換衣服,哪怕累的人事不醒。

能在家做,在家吃,絕對不去外面,自己開的餐廳也不行,打包回家也要在家吃,決不讓外人隨便進門,物業,維修人員已經是他的底線,連負責打掃衛生的大嬸都不可以在他在家的時候出現。

她跟他混了那麼多年,從沒有在家見過他的朋友或者同事,更別說開什麼家庭PARTY,做夢都沒敢想過。

家對與他來說是個絕對隱私的地方,他老子那麼凶悍的人物都不敢隨便來。

“妞兒,我想吃餃子,韭菜的”一大早袁帥赤著上身穿著條POOH的家居褲在廚房裡亂晃,“哦,素的還是肉的?”新任家庭婦女--江君同志無奈的問“素的,放點蝦米就成”他嬉皮笑臉的親她“嚐嚐,新換的牙膏,松枝味的”

江君閃躲著把小米粥盛出來“要不我給你弄碟牙膏?全當醬豆腐了”

“你敢給,我就敢吃”他嘿嘿一樂,接過碗,大搖大擺的出去,屁股上那隻粉紅色的小熊挑釁的沖她豎著耳朵。

送他上班以後江君窩在家裡看書,最近好像回到了高中時代,什麼書都看,傳記,言情,武俠就是不看商戰,紀實類的,她不想看,袁帥也心有靈犀的從不給她買。

11點,DU準時打來電話,與往常一樣同她胡扯“我怎麼覺的你升職了,反到更閒了?”她有些好奇“MH要關門了?給些內幕好了”

“放心,到時候一定提前知會你”

“別,您直接開了我,然後給我半年的補償金就好”

他在電話那頭一個勁的笑“小財迷,你天天在家裡,又不出門買東西,要那麼多錢幹嗎?”

“你以為都跟你那些MM一樣去SHOPPING才叫花錢啊,我放家裡,當柴火用,這才是真正的牛,一擲千金算什麼,這多大氣”

“我那還敢要那麼多MM,一個就要了我半條命”

“哦,我忘記了,你也是窮人,少了一半身家啊,哎呦,您比我還大方”

“我到覺得很值得”他又笑“將來娶個會賺錢的老婆不就都回來了”

“人家自己會賺錢還嫁你幹嗎?”

“你。。。”他怔了怔,不甘心的問“我就真那麼差,除了錢就什麼都沒有了?”

江君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DU,你多久沒去過劇院了,多久沒有好好生活過?”

“。。。。。。。。。。”

過了很久他才說“我也很想停下來休息一下,嘗試過,但那種感覺很難過,你知道的,我現在是孤家寡人,家人又都不在身邊,一個人整日面對空蕩蕩的房間,一個人去劇院看戲,我寧願不要”

她嘆了口氣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餵,既然你這麼講,我周末過來北京,你要負責讓我放鬆一下”他說“啊”

“怎麼?我知道你有男朋友,但你確定你要重色輕友?”他半真半假的說“信不信我直接找上門去?”

“DU,你。。”她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別問我為什麼知道,問問你為什麼每天都穿高領衫”他無奈的說“對不起”

“沒有對不起,我說過我不會逼你接受我”他說“我喜歡你,欣賞你,可你認為我不是個合適的伴侶,不選擇我,這是你的權利,我只希望你能公平些,不要連我朋友的身份都否定掉”

她輕籲了口氣“好了,好了,我沒有不當你是朋友啊,在MH你是我老闆,私下我一直當你是哥們好不好!可是這週末我跟家人約好要去山里,下週吧,保證您老人家滿意”

“這還像話,難為我幫你乾了那麼多活”他愉的說“對了,JAY那小子一直在要你的聯繫方式我沒給他”

“別給他”她叫到“我不想跟他扯不清”

“你呀。。。老這樣也不是辦法,算了不管你們了,不過你要請我喝酒,我的保密費很貴的”

“你是老大,怎麼說怎麼是”

“說定了?”

“是”

“好,BYE”

她掛了電話,看看時間,又是剛好1個小時,這個男人啊,還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