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30章

談判

    江君翻了個身“睡不著?”袁帥身手把她圈進懷裡懶懶的問“。。。。。。。”

她心中隱約有些忐忑,說不清為什麼,只是不安,她下意識的貼緊了他的胸口。

袁帥有一搭沒一搭的撫摩著她的手臂,沉默著,不說一句話白天的事情不斷重複,循環在她腦海中。

她尹哲陰陽怪氣的跟她說小心袁帥,她當他的話是放屁,這男人腦袋總是會習慣性的進水。尹哲以前就很討厭袁帥,總讓她離他遠點,說什麼一看就是個紈絝子弟,沒什麼好心眼。

可DU為什麼也這麼說?難道只是因為SALLY他們搶單的事情,她能理解SALLY他們,畢竟頂風進的GT,不在最短時間做出成績,如何能站穩腳跟?再說就憑他們幾個,能搶多大的生意?

那麼為了什麼?為到底什麼DU會那麼緊張?有什麼事她不知道?

她從頭到尾仔細回想著今天她聽到的每一句話,大腦急速的運轉。。。。

“咱倆得談談”她轉過身。

袁帥放開她,坐起來。

“想談什麼?”他開了燈拿床邊的靠枕放到他們身後“你是不是又開始管IBD這攤了?”

“是,不過是國內IBD部分,不是跟你說過嗎?”

“還有呢?”她看著他的眼睛“你想听什麼?”他無奈的迎視她她氣勢洶洶的點點他的腦門“你是不是想連香港的生意都順手拿了?別跟我說SALLY他們搶MH的客戶跟你沒關係,沒你支持他們敢拆老娘的台?”

“你個傻妞!”他低聲笑出來“你應該很清楚,他們必須要在最短時間內獲得GT的認同,否則就算我頂著,也沒用”他輕啄了下她的鼻尖“放心,以後不會了。SALLY他們很就會轉到中國分行來工作,當然BASE還是在香港,你的人,我不會虧待的。滿意拉?娘子”

她放下心來摟住他的脖子誇張的親了下他“這還差不多”

“那你這算談完了?”他懶洋洋的把她的頭髮纏在指間,貼近她“幹嗎?。我。好熱。去倒杯水喝”她警覺的想下地。

他身體一斜把她壓倒在床上“想跑?現在該我問了”他在她耳邊噴著熱氣““你和DU還有姓尹的那小子是什麼關係”

“什麼,什麼關係”她動彈不得,結結巴巴的回答他笑的曖昧“這麼不老實?看來,要逼供啊”說罷俯下身子,舌尖滑過她的唇角,一片濡濕。

“點說!”

“我和他們能有什麼關係?”她故作鎮定的按住他解睡裙帶子的手他瞇著眼睛,沖她磨磨牙齒,手指報復性的捏住她的乳頭。

“我錯了”她扭動著身體,哭笑不得“DU是我老闆,我是尹哲老闆,DU是尹哲老闆的老闆,尹哲是我下屬,我是DU的下屬,尹哲是DU下屬的下屬,我是DU的下屬,尹哲的老闆,我是DU下屬的下屬的老闆,尹哲老闆的老闆的下。。。。。”

他的舌頭與她的交纏在一起,肆無忌憚地輕咬著,吸拽著,他有些粗魯的撕扯著她的睡衣。焦躁與怒火在唇舌的糾纏間宣洩“不行!”她推開他,拉好衣服下床“袁帥,你在懷疑我!”

他不說話,只是低著頭,良久頹然的倒在床上。無奈的說“那麼,你告訴我,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我對他沒感情了,過去的就過去了,現在尹哲就是我的下屬連朋友也算不上。”她堅決的說“不是他,是DU,你對DU呢?”他坐起來幽幽的看著她她愣了一下“DU?”

“對你和DU”

“我們。。。”她咬咬嘴唇“我對他是。。。有點像戰友。。。我也說不清,,但不是愛情,這點我可以肯定”

“可他喜歡你,確切的說是愛,男人對女人的那種”

“可我不愛他,以前不會,現在不會,以後也不會”

“。。。。。。。。。。。。。。。。”

她有些激動的說“你不相信?,因為我沒有辭職?我。。”

她停了下來,她聽見他問“那我呢?”

他走到她面前,起她的下巴,強迫她與他對視。

“我在你心裡是什麼?”

她仰著頭不加思考的一字一句的說:“我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