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29章

黃燈

    除非DU知道了江君真正的家世,想利用她來做些什麼,但這一點的機率是零。那麼男人肯為一個女人冒這麼大的風險,原因還能是什麼?

不是沒有人追她,但也許是她自小受到教育的她對旁人都本能的保持警惕和距離,有人送花她直接讓前台當公司用花,送禮物立刻捐到公司資助平台去拍賣幫送禮人做善事,她對人寬容大方,遇事不卑不亢,八面玲瓏,與周圍每個人的關係都保持得宜,狀似親密實則疏遠。從不說人是非但經常跟女祕書們在廁所開八卦大會,與手下員工私下稱兄道弟抽煙喝酒,工作時該翻臉翻臉。打GLOF永遠的87桿,贏不了也輸不到那去。她披掛著叫做Juno的鎧甲,絕不多走一步,多說一句。這就是她在這個骯髒冷酷世界的生存之道。

DU本是她最防備的那種人,這丫頭潛意識裡種潔癖,對於帶有功利性的情感她從骨子裡憎惡。

可她與DU間的默契讓他無比的害怕。他知道DU在江君的心裡的位置絕不是老闆那麼簡單,也許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和DU相處時那卻似是而非的曖昧。袁帥想起那天江君與DU在公寓門口的親暱舉動,他看不清他們的表情,他像是被隔絕在另一個空間,陰冷,無助的看著他們,令人窒息的絕望鋪天蓋地的湧來,他落荒而逃,拼命告訴自己是誤會,是幻覺,他的君君不會再愛上另一個男人。她不可以再愛上另外一個男人。他受不了,真的受了。妒忌怨恨像帶著倒刺的荊棘,順著他的血液蔓延。他想要她,瘋狂的想要他,他要她成為她身體裡的一部分,連同他的愛一起溶入他的骨血。她沒有拒絕與他做愛,她在他的身下同他一起沉淪,她在情慾噴發的瞬間叫的是他的名字。她是他的,她的身體上有他的烙印,她的體內有他的精血。江君終於是他的了。她不愛他沒關係,他會等,10年,20年白髮蒼蒼也好,生命終結也好。只要在他身邊,什麼都好。

袁帥握緊了方向盤,抿嘴微笑。

“還好吧”江君惴惴不安的看著他“廢話!怎麼了?”他速調整了心境,扯扯她的耳朵。

她指著還有2秒就熄滅的黃燈“老大,後面的司機要來砍人了”

“有種就放馬過來,小爺不懼”他一腳踩下油門,帶著她呼嘯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