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24章

江君的選擇

    “我知道了”袁帥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眼高處的窗戶“SALLY沒關係的,先這樣吧”他合上電話繼續坐在石凳上抽煙他不斷的接電話不耐煩草草打發對方,不停的抽煙,不時的看電話有沒有未接電話或短信。

江君站在樹叢後面情緒複雜的看著袁帥,花園裡到處是鬱悶的顏色,暗沉沉的。

算了去GT吧,她想,無非是重新開始而已,無所謂。

MH也好GT也好,對她都是一樣的,別人可以不理解她,但袁帥不可以,他們是一樣的不是嗎,否則為什麼放棄家人安排的大好前程選擇自己獨自打拼?

她不想做女強人,但沒有辦法,她沒有朋友,沒有多彩的生活,沒有其他的本領,想剎住卻停不下來,離開了工作的她彷彿魚離開水,拼死掙扎卻逐漸乾涸。

不是放不下現在的一切,但她想被需要,被肯定,想有實現自己價值的一方天地。

SALLY說:“哪家金融機構肯用在犯了大錯被踢出MH的人?誰還可以信任他們?Juno,如果不是Zeus相信你又怎麼會用我們?我知道我不該把其他的人拉進來,但現在世道這麼差,沒有工作怎么生活?”

她知道這是事實,也因為這樣她才推薦SALLY去找袁帥。但他為什麼從沒跟她提過?

她看著他一根接一根的抽煙,來回擺弄著手機,他到底在想什麼?

20歲的時候江君一個人去尹哲申請的那所學校讀碩士。白天背著書包去上課或圖書館,晚上在餐館洗盤子做招。她整日都在笑,直到精疲力竭的墮入噩夢,哭著醒來然後繼續微笑的活著。袁帥每個月都來看她,大包小包的坐在她門口。

她不想見他,就如同不想見自己的家人一樣她永遠記得那個叫喬娜的女人,袁帥的女朋友。

那個時候他也是這樣,整晚坐著不停的抽煙,她通過門鏡看見他離去前把煙蒂清理乾淨包好帶走,她打開門除了一包包食物和生活日用品,沒有一絲他的痕跡。

江君這樣想著,心裡開始一點點的痛,這麼多年,他在她身邊,他們在一起。她相信他,必須相信他,也只能相信他“幹嗎呢?”她看著不遠處的袁帥邊接電話,邊拍打著身上散落的煙花“跟人談事呢”

“飯好了,回來吃”

“我約人了”他說口氣冷淡她一步一步走過去,站在他面前,抱住他的脖子蠻橫的親了一口“還想約誰啊?”

他緊緊盯著她對著電話說“約我老婆”

她拉下他的頭,眼睛濕潤“圓圓,我們不吵了好不好?”

他們手拉手去BlockHouse吃飯,親密的貼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的吃同一份牛排,在漆黑的電影院最後一排交頸熱吻。她說“我辭職”他在黑暗中眼睛泛著微光“我只想跟你好好過日子”

DU到了北京給江君打電話,他們約在辦公室旁的茶館見面江君下車前袁帥拉住她,欲言又止。

“你不是又反悔嫌我開價高吧?”

“你。。。。。”他挫敗的鬆開手她開門下車,聽見他說:“對不起”又轉過身親親他“我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