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18章

姦夫

    “好了沒,開飯了”江君敲敲浴室的門。

袁帥打開門,渾身噴著熱氣,一把把她拉進浴室,壓在門板上低著頭惡狠狠地問“吃什麼?

“你想吃什麼”她吃吃的笑“吃你成嗎”指尖在她的嘴唇上來回摩挲她張口咬咬他的手指,引得他一串低笑。

他下體頂在她的腿間,用力揉捏著她的乳房“小混球,趁我不在招事兒?”

“嗯~~”江君呻吟著“你都上封面了,狗男女!”她在他的小弟弟上使勁抓了一下。

“哎呦,你後半輩子的性福可都靠他了啊,真下的去手!”他訕訕的放開她“討厭,吃飯去,老娘餓死了”

“安慰一下啊”袁帥湊過來,撅著嘴要親親江君捧這他的臉重重親了下他的嘴唇“自己穿衣服,圓圓小朋友!”

兩人吃飯速度照例很,除了餐具偶爾碰撞發出的聲音,誰也沒有開口。

吃完飯袁帥自覺的去洗碗,江君擦完桌子進去幫忙,他洗乾淨一個遞給他,她在旁邊的池子控干水放進消毒櫃。

“你那邊事情怎麼樣了?”她問“沒問題,就是等批文了。”他頓了頓“我不用在盯在北京了”

“那好啊,我老過去也不方便”

“你那邊怎麼樣?”

“還那樣,傳幫帶唄”她搖著頭“現在的年輕人啊,吃不了苦,想當初我們打仗那會兒,砲彈炸在旁邊跟玩炮仗一樣,聽個響繼續往前衝”江君學著袁帥的爺爺“皮癢了吧你”他笑著甩她一臉水“我爺爺還說你來著,叫我們趕生個娃出來”

“。。。。。。。。。。。。。。”

“辭職算了,回家養養,明年就生好不好?”

“你那邊不要我過去幫忙?”

“當我孩兒他媽最重要”袁帥賴皮的抱住她“君君,我怕將來咱孩子的同學叫我爺爺”

江君沒接他的話,摟著脖子,靠在他懷裡。

他們一個星期沒做了,袁帥有點失控,弄的她很疼。咬著他肩膀,j江君喘息著說:“別弄的我身上都是印子,難看死了”

他狠狠的貫穿她,“就弄,你是我的,你就是我的”她低聲埋怨了幾句袁帥撤出來扯咬著她的乳尖,幽幽的盯著她“不服?”她急噪的抬高臀部摩擦他的慾望,她想要,她想要他。

她不停的晃動身體,握住他的性器上下滑動“給我,點”

他不理她手指抵在她的私處“說,你是我的”他刮搔著她的花心“說,說了我就給你”

“你是我的”她哭笑著“你是我的還不行嗎?”他報復著用手指扯著她最敏感的地帶“小樣的,弄死你”操控一切的慾火從她的下體奔騰湧出“我是你的,是你的,求你了”

他凶猛地戳進她體內,像要把她撕碎般連連撞擊。她驚叫,他抽送得越發狂燥,不停的衝刺。持續的痙攣抽搐讓她尖叫著哭泣,他發出慰的聲音,抵死相撞直至天堂。

“晚上等我,咱去買衣服”袁帥神清氣爽的幫江君把遮瑕膏塗在脖子上“用這個多難看”

江君白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你就氣我吧”

“晚上幾點能下班?”

“下午去吧,省得碰見熟人”

他不滿意的咬咬她耳朵“真把我當姦夫啊你”

“JUNO有人送花給你,老樣子?”秘書笑嘻嘻的捧了束白玫瑰進來“趕緊給我找個花瓶,漂亮點的”她看著卡片上龍飛鳳舞的兩個字母,笑的喘不上氣來。她家袁帥就是牛啊。

SALLY指著她桌上的玫瑰誇張的揮著手“是真的,他們講我還不信。天哪你竟然收了花?不是吧還有人給你送花?誰那麼本事?”

江君啪的一聲合上文件夾“你以為我是LES?”

“不是的,是冷感而已,呵呵”她諾諾的說“到底是誰啊,讓我們女王陛下動了凡心”

“秘密”她撥弄著嬌嫩的玫瑰笑黶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