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16章

只差一步

   江君19歲,離畢業還有一年時間。

尹哲的父母對她的態度有了180度大翻轉。

她知道是尹哲把她和袁帥的關係告訴了他們。

她還知道喬娜父親的下台導致尹哲繼父貸款的計劃全盤落空。

他們以為她能幫他們做什麼?

他們幾次提出拜見她的家人,那家,鍾家還是袁家?

無論那家都是不可能接受他們的大人物玩的是政治,小人物賭的是命運他們以為她是他們好運的開始,可她知道自己也是賭命的那一個。

她賭的是家人對她的愛。

她告訴尹哲她不可能幫他的家人提供任何登天的捷徑。

尹哲無所謂的說管他們幹嗎,我們自己過我們的日子,又不靠他們。

是他天真,還是她太複雜?

所有的媒體都在熱抄[三部委聯合發布關於整治地產業違規操作的通知]這個新聞,一大批地產商被列入調查名單,其中就有尹哲的繼父,他的母親哭著求她幫忙,尹哲告訴她,問題出在批文上,而那個批文是他父親託人通過關係弄來的。

她拿著複印件,去找袁帥,看他能不能幫忙。

她跟律師研究批文的法律效力,袁帥不停打著電話探聽消息。

律師告訴她只是一個很小環節出了漏洞,如果不是刻意追究,這份批文還是有效的。

刻意追究?她疑惑的看著袁帥,他不知道聽到了什麼消息,電話從手上滑落,看向她的目光另她莫名的恐慌。

踉蹌著走進家門,發現媽媽和奶奶已經在客廳等她。、她們說:她和尹哲只有兩條路可以選,一是分手,二是尹哲徹底脫離他的家庭。

徹底脫離?是指家破人亡?她毀了別人家,還會有幸福?

她看著眼前的簽證和入學通知,不是幫她選好了嗎?從頭到尾就只有這一條路不是嗎?

怪不得從未有人阻攔過她和尹哲在一起,不是因為接受,而是知道結局。

她輸了,一出生就輸了,輸在別人艷羨的家世,輸在她以為愛她勝於一切的親人手裡。

在政治權利面前,親情,愛情夢想沒有什麼是不能被犧牲的。

她不想這樣。她想要愛真正的愛純粹的愛她跑過熟悉的長廊,橋樑,看見那堵紅牆離她越來越近,直到被她甩在身後,臉上是汗水還是眼淚她分不清,到處都是白茫茫的雪,不再有紅色,不再有禁錮。

她選擇了第三條路,她放棄她的家庭,她要走她自己的路。

北風夾雜著雪花撲面而來,她看不清前方沒有退路只能不停向前。

她站在尹哲家別墅前的最後一層石階上,走了好遠,好久的路,就差一步了,邁過去,她就可以獲得溫暖。

尹哲扶著喬娜站門口。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喬娜是我以前的女朋友還是因為是袁帥的未婚妻?你不但舉報了她父親,還陷害她?

他抓住她的肩膀歇斯底里的晃著“你怎麼那麼狠,你喜歡什麼就要自己霸著,對你哥這樣對我也這樣,你以為把喬娜整死你就能得逞?”

漫天蓋地白雪逼的她要窒息了,刺骨的冰冷叫囂著從四面八方湧進她的身體他為什麼永遠只相信喬娜說的。

她還能說什麼,他永遠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人和事。他相信喬娜,他相信喬娜說的一切事情。那麼她呢?她的話呢?

“是我舉報的,但我沒有陷害她”她竟然出奇的平靜“她做的什麼她自己清楚,這是她自己找的。”

“啪”

她被重重打了記耳光,暈眩著從台階上滾落。

“原來這就是愛”溫熱的液體滑過臉頰“我再也不要了”她看著他,無盡的辛酸。

她的親人,尹哲,她的家,她的愛她所有的一切,忽然間,從世界上消失了。

沒有了,什麼都沒有了。

“君君”有人叫她的名字,她側過頭看著袁帥,他帶著軍帽,神氣的要命。他沖她張開雙臂說“別怕,跳吧有我呢”

圓圓哥哥,你帶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