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15章

情傷

    尹哲站在他繼父的公司門口,徘徊,躊躇。掙扎在進與退的邊緣她攥緊了他的手別進去,求你,別進去。他還是走進去了,甩開她的手,去求一個他鄙視了很多年的人,為了他所謂的友誼。

他說你怎麼能這麼狠心。

是她錯了嗎?

她想哭,卻哭不出,眼淚淤在心上,流不出,散不盡他垂頭喪氣的走出來,她問值得嗎?

他回答她我看不得我的朋友受苦。

那我呢?我受傷就可以?

跟你有什麼關係?他問她她笑了多可笑是不是?

他想給的幸福的人從來不是她,她千方百計維護的這段感情中竟然從來就沒有過她。

命中註定的荒謬,一場屬於她自己一個人的鬧劇。

她恨他,恨喬娜,恨袁帥她打電話找袁帥,秘書說他出國了。

出國了,手機還放在北京秘書這兒?

一早她便坐在袁帥公司樓下的茶座裡,細細填寫表格,在檢舉人一覽簽下自己的名字。拿起手機想再次打給袁帥卻看見喬娜挽著皮包搖曳著走進大樓。很得意是嗎?她想想又拿出填好的表格在江君兩個字前鄭重的加上一個鐘字。

透過暗茶色的雙層玻璃看著袁帥拉著掩面哭泣的喬娜拐進一旁的咖啡廳。

她跟家裡的司機說去銀監會吧。

那麼喜歡哭,就哭下去吧,反正總是有人心疼的。

接到銀監會監管辦主任電話的時候她正坐在喬娜的對面。

她放下電話無奈的問喬娜,你為什麼要跟我過不去?你還愛尹哲?

尹哲?他是很好,就是太小。我可沒興趣養兒子。我只是追求我想要的東西而已。你也太小,不理解沒關係,以後長大了自然就知道我的感受了。

你不怕我檢舉?

怕?說實話你這招的確很狠,不過現在沒關係了,袁帥會幫我擺平。你還能怎麼樣?你只是袁帥的表妹而已,說不好聽點,就算你再漂亮,也就是個黃毛丫頭,他能為你把我踹了?江君,別在跟我鬧了,你才多大?見過多少人?能辦多大事?我真挺喜歡你的,你要是把我當嫂子,我還能為難你?

你想當我嫂子?可袁帥爸媽是不會要你進門的你只要幫我就行!他們不是很喜歡你嗎?你幫我說說,引見一下。

憑什麼?

我不會再找尹哲,你們多般配,都那麼可愛。我其實是想撮合你們的。

晚了什麼?

你問你爸爸。

喬娜的父親被雙歸了。喬娜自己被監管辦帶去協助調查袁帥來找她,血紅著雙眼,怒火沖天她咬牙拿出尹哲和喬娜見面的照片把所有的事情都講給他聽她還是傷害了最疼愛她的哥哥看著他凹陷的面頰,和黯淡的雙眼她能說的只有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眼淚忽然落下來,猝不及防。

在她最不想見到尹哲的時候,他來宿舍找她。

袁帥坐在她的床上,他們像兩隻受傷的小獸一樣依偎在一起。

尹哲轉身離開,門重重的被關上。

她笑的淒涼有人替你懲罰我了!

她送袁帥下樓,在樓門口看見蹲在一旁的尹哲。

袁帥摸摸她的頭髮,轉頭離開,她似乎聽見他說對不起她回宿舍,尹哲垂頭喪氣的跟在她身後。

攤牌好了,她太累了,到了這一步,她還能怎麼樣。

你愛我嗎?

愛那袁帥呢?

他是我哥哥。我的親人。

尹哲眼睛一亮孩子氣粑粑頭髮我們和好吧,你不理我我難過死了你愛我嗎,尹哲?

當然,我愛你啊你愛我什麼?

你很聰明很獨立再有就是很克我你有些思想特像我,我在你面前總是赤裸裸的想說什麼想做什麼你都能猜到雖然你說的話做的事對與我來說有時很難接受但你總是正確的有的時候我也挺煩你的但就是沒轍我就是愛你跟你在一塊我就是高興。

那喬娜呢?

她?她就是朋友,有些事她撐不住求我幫忙,我能不幫嗎?她跟你沒法比,太脆弱,單純的跟花骨朵一樣,對誰都太好。容易被別人欺騙傷害。

。。。。。。。。。。。。。。。。。。。。

我以後不理喬娜了還不成。你別不理我了。他搖搖她的手臂,討好的從口袋裡拿出她最愛的CD她虛弱的笑了,他才是真正單純的那個吧這樣一個男孩子要她怎麼放手?

雖然愛了那麼久已經分不清是愛他,還是愛上愛他的感覺。

可愛上了,就是愛上了。

她陷入了死循環,不能放手,也不想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