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11章

章得與失

 上午10點,電話抽筋一樣響個不停。門鈴也跟著起哄。

江君和袁帥睡眼惺忪的對視了一會。。,“完了,完了”袁帥披了條枕巾在電話和大門間打轉“死了,死了”江君光著腳到處找衣服她一路蹦一路穿著褲子“誰啊”她用口型問他“秘書”他也用口型回答她跳進浴室,扔給袁帥件浴衣“我不在這兒,我不在這兒”

哐的一聲反鎖了門“開門吧,都走了”

她拉開一條門縫,探出腦袋“什麼情況”

他把文胸像哈達一樣掛在她脖子上“黨政軍要員都在別墅等著接見咱倆呢,走吧英雄!”

“他們一定逼咱倆結婚”她使勁絞著手指頭他斜了她一眼“那就結,你不樂意?”

“那你北京分行的事情怎麼辦?”

“管他呢”

“緩緩吧,先把分行的事情搞定”

“。。。。。。。。。。”他沒說話,握緊了方向盤。

他想問她你愛我嗎?

可他不敢他害怕。

那怕她只有一絲的猶豫。

他也輸不起。,真的輸不起。

別墅門口,他親親她,“別怕,有我呢”

她笑的勉強,與他十指緊扣,走進大門。

她小心翼翼地幫袁帥敷眼睛。

“袁叔下手也太狠了,眼球都充血了”

他嘿嘿笑,輕輕碰碰她的臉“他是幫你爺爺打的,我這不是毀了你的清白嗎?嘶輕點”

“我看他們是故意的,你說讓咱門在空白表格上簽字幹嗎?現在又不入籍”

“萬一你有了,把日子提前個一年半載的,一蓋戳。裡子麵子全有了”

“。。。。。。”

“君,以後咱倆就是兩口子了”

他們像新婚的夫妻一樣輪流陪著雙方親人,他回城辦事的時候她就待在他市內的公寓裡,幫他整理資料,處理自己的工作,做好飯等他回來,飯後或是散步,或是一場電影,夜晚做愛做到精疲力竭,擁抱著沉沉睡去。

江君從沒有這麼悠閒的生活過,她一直是忙碌的,忙學習,忙工作忙應酬,當她閒下來的時候她忽然發現自己的私生活荒涼不堪,她沒有兄弟姐妹,沒有可以說貼心話的朋友,連親人在那件事情以後都變得有些可怕。

拿起電話,上千個號碼,沒有一個可按,走在街上,看別人或雙雙對對,或成幫結夥,而她,只有袁帥。

是哥哥,是密友,是愛人。她的世界只有他。

她莫明的恐慌。。。

DU打電話給她的時候,她正對著手機發呆。

“休息的不好,那麼沒精神的樣子,和朋友玩瘋了吧”

“恩”

“SALLY要求調去你那一組,你的意思呢?”

“可以啊”

“你還好吧”

“還好,DU我發現我真的適合做個工作狂”

他大笑“好啊,那你回來上班,最好做足24小時”

“資本家!”

“你侮辱我,我是BANKER,比資本家更冷血”

“。。。。。”

“不開心就回來吧,我們去Davos滑雪?”

“想得美,一回去又被你抓去做勞力”

“呵呵,去郵箱看我們在北京的照片吧,你照得很美”

跟DU瞎扯了一會心情大好,她打開筆記本上網看照片。

袁帥回家的時候,看見她趴在電腦旁熟睡,嘴角還掛著笑容他走過去,想抱她回房間,手臂壓到鍵盤,他看見江君和DU在屏幕上愉悅的笑容。

他哄著她去床上睡,自己回到書房,一張一張看著照片,DU摟著她,她和DU緊緊靠在一起,他們相視微笑,他們,他們全是他們。

我在哪?袁帥問自己,我在她心裡是什麼?

她對尹哲說“原來這就是愛情,那麼我再也要不愛了”

她躺在雪地裡,頭上的傷口汩汩冒著血,鮮紅的,帶著薄霧,蔓延在白雪裡。她推開那個男人,側頭看向他“圓圓哥哥,你帶我走吧”

她再也不要愛了。

她再也不愛了。

這是老天對他袁帥的懲罰嗎?

大年初一清晨,袁帥帶她去南城一處古宅,在百年古槐下,他跪在青石板上虔誠膜拜,她不知道他在求什麼,看著懸掛滿樹的紅絲線,她緩緩跪在他旁邊,求幸福好了,他們一定要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