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是蜜糖半是傷 第04章

懲罰

   看袁帥轉頭離去,她心忽然抽痛起來,推開DU,撒腿跑進大門。隱約聽見他呼喊她的聲音,保全阻攔的聲音,她顧不了,她真的顧不了那麼多。

她衝進房間,袁帥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頭深深埋進抱枕。她跑過去拉他,他抬起頭,陌生人一樣看著她,她顫抖著想去擁抱他,他躲開,頭也不回的走進房間。

她木然地走進浴室,用冷水一遍一遍沖洗自己,身體一點一點麻木,皮膚變的青紫,他踢開門撲了進來,從背後抱住她,尖利的牙齒狠狠刺在她脖子上,她仰起頭,任他撕咬,冰冷絕望,迷離,無助他放開她關上水,用毛巾擦拭她身上的水珠,每一個部位,每一寸肌膚,沒有表情,沒有聲音。不帶一絲慾望。

他們擁抱著躺在臥室的床上,她呼出的氣體噴到他的臉上,他把臉貼在她的胸口,溫熱的液體緩緩滲透她的皮膚,一滴,一滴融入她的心臟。無法抑制的痛從那裡爆發出來,全身的血液沸騰著湧向那裡,嘶吼著尋求解脫。

她翻身壓住他急切的尋找他的嘴唇,他停頓了一下,立刻反壓過來,修長的四肢將她完全包圍,濕滑的舌與她的緊緊纏在一起,他的手握住她胸前的柔軟重重的揉捏,舌尖探進她的喉嚨,她弓起身子,他的手指進入她的身體反复滑動,她扭動著身體,忍不住的呻吟,他加重了手指的力量,重重的撞擊著她最敏感的核心,在她身體繃緊到及至的同時他突然撤出,用力將自己推入她的體內,聽她痛苦的尖叫,他托住她的身體將他們更緊密的嵌在一起,他舔舐著她的嘴唇,手指輕輕揉搓著她慾望的核心耐心等待,他們現在是那麼親密,他們本就是該在一起的,她的身體裡面是那麼溫暖,她的柔軟,他的堅硬,完美的契合在一起。她像藤蔓一樣纏繞在他身上任由他索取,她小貓般的呻吟,他開始緩緩的律動,她瘋狂的哭叫著他的名字,抬高身體迎合他的進入,他心滿意足,帶她共赴極樂,那一瞬間她被拋離人間,璀璨的煙花大朵大朵地從她身下綻放體液如泉水般噴湧而出,他死死的抵住她的身體叫著她的名字瘋狂的撞擊低吼著在最深處迸射。

她靠在他懷裡,告訴他這幾年她在MH發生的事情,之前她從不跟他談她在MH的工作,雖然他一直在關注那個叫Juno的女人,她是LEI。DU的得力助手,GT幾次高薪挖她都被拒絕,完美的外表,完美的業務能力,完美的性格,完美的人際關係,沒有親人,沒有親密男友,沒有親密女友,他們私下稱她為IBD女王。

對於他來說Juno完全是個陌生的女人,他摩挲著她的手臂。他錯了嗎?

當時她只是個小女孩,她住在他們為她打造的伊甸園裡,她管他叫哥哥,她愛上一個陌生的男人,他無法阻止她去愛那個男人,他痛恨她,他痛恨那個男人,他痛恨他們的愛情。

她不要翅膀,不要王冠,只要做夏娃他的家人毀掉了她的伊甸園,他毀掉了她的愛情他期待她從雲端墜下的時刻,成仙或成魔。

這是她背叛的懲罰,也只有這樣他才能帶走她。

他勸說她進入他的工作圈,他打通了兩個人的公寓,他投錢和她開餐廳,他熟悉她生活中每樣喜好,唯一在計劃外的是在她MBA實習結束時竟然選擇了MH ,選擇了競爭最激烈最殘酷的部門。不過沒有新人能通過DU的魔鬼測試,這傢伙的業績要求連工作2年以上老手完不成,在世界一流的投資銀行,沒有人性,只有利益,他們都深諧此道才能走到這個位置,在GT他可以幫他愛的女人慢慢適應,但是DU憑什麼?也許1個月也許更他的寶貝兒就會被那個數字機器一腳踢出MH,到時候他會和以前一樣安慰她,鼓勵她讓她在他的羽翼下不受任何傷害。

最初他看著她垂頭喪氣走進書房一呆就是一宿,他心疼的想幫她被她拒絕她每天只睡2,3個小時,晚上做夢還會大罵“DU,你個王八蛋。”

他從不勸她放棄,因為她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主兒。

他真的沒想到她纖細的身體裡醞藏著那麼大的潛力,他真的沒想到DU竟然一反常態的從容她,包庇她,他真的沒想到他的種種沒想到竟然造就了一個完美的叫Juno的女人,而且差點拱手讓給他人。

他氣憤的咬咬她的耳朵,她睡著了,不滿的掐了把他的大腿,這小妞向來有仇必報小氣的很,他繼續折磨她的耳朵,“你知道我當初幹嗎幫你起名叫Juno”含住她的耳垂他悄聲問,“你大爺的”她被他吵的睡不了索性翻身起來,擰住他的耳朵“你當初說我屬豬,又愛睡覺,所以叫Juno,我現在後悔死了多難聽啊,豬。。呶”她學她奶奶用南方話叫她的英文名字,他笑的肚子疼,使勁揉她的臉蛋,“這是女神的名字?”

誰稀罕當女神,誰愛當誰當去!”她不理他翻身躺下,他閉上眼睛摟著她沉沉睡去,時間從他們身邊掠過,回到那個陽光明媚的午後,他跟著爺爺走進那道神秘的紅牆,看見了她她獨自坐在院子裡的假山上,扎著細細的小辮,抱著洋娃娃好奇地看他。

她說“你是姨奶奶的孫子,那算不算是我的親哥哥?”

她說:“姨奶奶不在了,以後你到我家來好不好,我叫我奶奶也當你奶奶”

她說:“我們以後一起玩過家家好不好,你當爸爸,我當媽媽,這是我們的寶貝兒”

她管他叫哥哥,她是他沒有血緣的表妹。

他的英文名字是Zeus,Juno是古神話裡Zeus的妹妹和妻子。

。。。。。。。惡搞線他不依不饒的鬧“你還沒跟我交代完呢,今兒到底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她努力用被子把自己捲成一團“這兒”他扒開她的保護,一口咬在脖子上“蚊子咬的”

“屁”

“我忘了”

“我咬了啊”

“就打個啵兒”她在他撲上來之前摀住嘴巴他把她拖過來讓她趴在他腿上,啪啪打了兩下屁股。

“還就打個啵兒,你還想幹嗎啊”

“還乾嗎了”

“沒了,真的”

“不老實”啪啪又拍了兩下“你在打我我咬你小弟弟”

啪啪啪啪一通亂拍“趕緊的,他等你半天了”

“摸沒摸這?”

“沒。。。。。恩。。”

“這呢?”

“沒。。。。。點。。”

"這呢?”

"恩,別使勁咬。。。疼”

"還有哪?”

"看這裡,看這裡,看這裡,全是,您看著辦吧”